佛山市鸿辉体育器材有限公司,百家乐网,网上百家乐

当前位置>>佛山市鸿辉体育器材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佛山市住房公积金住房抵押贷款办法

    广东省佛山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发布通知称,佛山市将住房公积金最高贷款额调至50万元,并调整了对普通住宅不超过建筑面积144平方米的认定方式。业内专家认为,此次佛山对住房公积金政策进行调整具备较强的松绑效应,佛山也是今年二季度全国楼市购房政策率先松动的城市代表。
  公积金最高贷50万超144平方米住宅可贷款,佛山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发布的相关通知及解读明确,佛山将调整住房公积金最高贷款额,佛山住房公积金最高可贷额设定增设一个档次:累计缴存住房公积金满3年的最高可贷50万元/人。累计缴存住房公积金满一年的最高可贷30万元/人、累计缴存满2年的最高可贷40万元/人。
  此次通知明确,佛山将调整对普通住宅不超过建筑面积144平方米的认定方式。之前,佛山市住房公积金贷款办法对超过该面积的住宅不予发放贷款。现调整为:建筑面积超过144平方米的普通住宅,只核定144平方米以内部分的房款计算可贷款额,超过的部分由购买人自行解决。
  此外,佛山还将调整住房公积金贷款次数的认定。由原来“停止向购买第三套及以上住房的职工发放贷款”,变为“职工只能申请两次住房公积金贷款”。上述通知规定从2019年5月1日起实施。
  佛山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称,从1999年《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颁布实施之时,就开展了住房公积金贷款业务,至今已20个年头。历年以来,佛山市均根据“量入为出、量用为收”原则,以及房地产市场的变化、职工解决自住住房的需求等因素,逐步调整这项政策,使之在允许的条件下能更充分满足职工购房之需。
  佛山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指出,2015年至今,佛山市房地产市场经历了一个波幅较大的周期,又进入另一个特点不同的周期;一些当时制定的政策已经不适应现时的情况,缴存职工对此也时有反映,因此,对原《佛山市住房公积金住房抵押贷款办法》作出修订。
  调控松绑示范效应较强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此次佛山对于住房公积金贷款政策的调整,具有很强的政策松绑示范效应。过去很多城市也有公积金调整政策,但主要是侧重规范的内容。而佛山此次修改的条款,对于刺激购房需求有很直接的影响,是今年二季度全国市场中购房政策率先松动的城市代表。
  严跃进表示,原有政策规定,对于非普通住房不享受公积金贷款政策,而现在政策规定,对于单套面积超过144平方米的物业,未超过部分即144平方米以内是可以享受公积金贷款政策的,多余部分依然不允许享受。类似政策利好部分大户型物业的交易,尤其是对于部分合理的改善型购房需求来说,后续用公积金来进行住房条件改善的可能性增加。
  此外,他还表示,原有政策规定,缴存年限超过2年的,贷款最高额度为40万元。而现在政策则规定,若是缴存年限超过3年的,那么贷款最高额度可以为50万元。这显然利好部分积极缴纳公积金的群体的购房,这会使得此类群体后续可贷规模增加,可以使购房者降低购房成本。
  对于此次关于第三套住房购买的政策调整,严跃进认为,对于部分第三次购房的行为来说,如果此前一直是用商业银行贷款的,或者说公积金贷款没有用完两次的额度,那么可以办理贷款,这也利好此类群体通过公积金方式来改善住房条件。
  他认为,总而言之,此次佛山公积金政策调整内容详细,既体现了公积金贷款额度相对充足的基本面,也体现了佛山对于部分购房需求的关注。此类政策尤其利好部分多套购房或大户型购房行为,相比全国其他城市单纯利好刚需购房的行为,可以理解为佛山调整成了相对宽松的购房政策,这也值得全国其他城市学习。此次政策对于佛山本地的地产开发,以及粤港澳大湾区购房政策的重新调整等都有积极的意义。经营陶瓷生意的佛山人陈兴被裹挟进了“自我革命”的浪潮。彼时,受全球金融危机冲击、国内制造业要素成本高企、陶瓷产能过剩等多方因素冲击,他所在的工厂此后被迫走上了关停低端生产线、购买环保设备、机器换人的漫漫转型升级之路。
  与历经去产能持久阵痛后行销世界的佛山陶瓷一样,工业机器人如今已成为佛山当地制造圈绕不开的话题。“工业机器人是佛山制造企业的‘解忧草’,至少缓解了金三银四招不到人的困扰。”陈兴与数位当地制造业人士均向第一财经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
  这些工业机器人,已经出现在了冲压车间、纺织生产线上、搬运车间、食品线上等,这背后除了人工成本上升、政策推动刺激、企业主动求变等因素的倒逼外,国产工业机器人力量的崛起,也成为不可忽视的新变量。佛山已孕育出南风股份(300004.SZ)、新鹏、利迅达、嘉腾等本土化工业机器人企业。
  第一财经记者在走访中也发现,在德国库卡(KU2C.F)、瑞士ABB(ABB.N)、日本发那科(6954.T)、日本安川(6506.T)强势把控中高端机器人市场的当下,国产工业机器人品牌仍不具备抗衡的实力。同时,核心器件的生产仍依赖进口。就制造业未来发展看,机器换人是大势所趋,而中外差距也客观存在。
  机器换人解决招工难题
  这个春天,佛山市嘉悦纺织有限公司的老板陈小磊不再焦虑。自2014年开始他就遭遇了招工难的苦恼。“纺织车间噪音大且工作内容单调重复,年轻人最初流失率高,后来索性就不来了。”陈小磊坦言,纺织行业本就利润单薄,即便他将月工资从4000元提升至6000元,却依然留不住年轻人。
  陈小磊于2015年花费3000多万元为工厂安装了一套涵盖清梳联、自动络筒、自动换筒、自动运输设备等自动化设备后,烦恼也随之少了很多。“万锭用工人数从之前的200人左右降到了如今的50人左右,不用再忧虑招不到人了。”陈小磊表示,在设备安装后的第一年,公司已经实现了成本回收。
  如今,佛山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了使用机器人的队伍。佛山市机器人产业创新协会秘书长助理康展博对此深有感触,他的日常工作内容之一,就是实地走访下游企业了解企业的机器人改造诉求。
  “最初我需要向企业普及应用机器人的好处,这两年越来越多的企业主动来找我们,寻求对应的机器人改造解决方案。”康展博介绍,企业实施生产线自动化改造后普遍反响较好,解决了招不到人的忧虑。这也带动更多企业去寻求技术改造。
  刘经龙的身份之一,是广东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中心的项目部部长助理,该转化中心的核心功能,便是整合省内外高校的创新资源,将其与有需求的企业对接。
  第一财经记者最近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忙于一场工业机器人高校科技成果的发布会。六所高校带来了叉车型AGV、货物自动装卸叉车系统、六足仿生机器人等十项成果。东北大学机器人科学与工程学院展示的一项基于多传感器融合高精度自主定位与导航技术,很快引起了台下参加会议的刘希东的兴趣。
  “这个技术可以运用到自动打磨机器人上,我公司的生产线一直在寻找这方面的技术。”刘希东表示,他所在的佛山市佛华裕五金制品有限公司2018年完成了一条生产线的机器人改造,已不再忧虑招工难问题。
  越来越多的佛山企业热衷于用机器人代替人工,更多的是出于成本考量。
  广东维杰汽车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以焊接机器人为例算了一笔账:一台焊接机器人平均售价在40万元上下,加上维护、运营等成本,总成本约60万元,机器人平均使用年限为10年,年均成本约6万元。
  “招聘一名熟练焊接工人年薪支出在10万元左右。相比之下,一台焊接机器人可替代3名熟练焊工。聘用3名工人一年成本为30万元,而使用机器人每年只需6万元。”该负责人称,24小时连轴转的机器人,一般3年左右就可以实现成本回收。
  佛山市佳晟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从2014年起就陆续换上智能化装备,生产效率提升了40%,人力成本节约了一半,该公司总经理陈明川以零部件冲压工序为例称,该工序属工伤事故率高、噪音高的高危行业,冲压机器人具备种种优点,工作时间长可连续作业,可替代人工进行危险操作等。
  “冲压机器人的生产效率高,出错率低,生产出来的产品标准化程度高。”陈明川说,佛山的机器人产业主要结合佛山当地陶瓷、五金、家具、家电、建材等五个地方特色行业应用,身边不少企业近年来都开始让机器人代替人去从事高危、重复的工作。
  智能化改造的新推手佛山作为制造业重镇,几乎涵盖了所有门类的工业体系,并形成了陶瓷、纺织、家电、印染、铝型材、家具等优势制造业。一方面,佛山是美的集团(000333.SZ)、海天集团、东鹏控股、格兰仕、万和电气(002543.SZ)等制造业明星企业的所在地,另一方面,逾90%的制造企业属于中小企业,核心竞争力弱。整体来看,提出对标德国工业4.0的佛山,制造企业大部分处在工业2.0或3.0阶段。
  与很多地方相似,劳动力红利消减是佛山企业近年进行机器人改造的核心推动力,而政府的政策引导与支持,则是企业实施机器人改造的强力后盾。
  广东科达洁能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各类政府补贴资金主要用于机器换人、数字化建设、科研投入三大方向。
  据了解,2018年佛山入围“推动机器人应用及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机器人应用补助项目)拟支持项目”的企业就达125家,领先国内绝大多数省市。
  数位受访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之际,均提及国内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壮大令他们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这成为促使企业近年实行机器换人的新动力。
  国内的工业机器人发展,始于上世纪70年代,但出于当时市场需求较小等多种原因,直到2010年以后,国内的工业机器人产业开始进入快车道。国际机器人联合会预测,2017~2020年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复合增速约22%,为引领全球机器人增长的最大驱动力。
  “具体到工业机器人下游应用领域来看,塑料和化学制品业国产化率最高,达73.3%。”华金证券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范益民介绍称,在直角坐标工业机器人、平面关节型工业机器人等技术准入门槛相对较低的细分领域,国产机器人品牌跟国际品牌的差距在缩小。
  国产工业机器人的快速崛起,从核心上市公司的业绩表现上也可管窥一斑。2013~2018年,已披露工业机器人部分营业收入的日本发那科、日本安川、德国库卡三家国际机器人企业,其整体增长率维持在10%左右。同一时期,国内企业机器人(300024.SZ)、埃斯顿(002747.SZ)、拓斯达(300607.SZ)等公司的营业收入规模整体增长率为110%左右。
  “像埃斯顿的压铸、冲压等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价位只是国际品牌的二分之一,已经能够很好地满足车间的搬运、装配、喷漆、点焊等基础性工作。”浙商证券一位机械行业分析人士称,若不是对工业机器人产品的稳定性、使用寿命等方面要求极高,国产品牌基本可以满足需求。
  民营机器人第一股埃斯顿在2018年10月选择佛山作为其华南总部。据统计,埃夫特、华数机器人、泰格威、新鹏等逾50家机器人集成企业落户佛山,涵盖了机器人本体、核心零部件、集成应用系统等工业机器人制造的全产业链。
  这也形成了较好的产业集群效果。“在佛山本地基本就可以实现工业机器人研发设计、零部件制造、系统集成、品牌服务、市场对接等一条龙服务。”埃斯顿称,这种本地化的机器人及智能制造全产业链,进一步强化了国产工业机器人的价格优势。
  “之前不少有机器人改造需求的企业会首先找德国库卡、瑞士ABB、日本发那科、日本安川这四大家族的国内代理商,寻求具体的解决方案,但是现在有近半的佛山企业会选择国产机器人品牌。”康展博称,这个趋势这两年越来越显著。
  第一财经记者在走访中也发现,南风股份、新鹏、利迅达、嘉腾等佛山本土工业机器人品牌在纺织车间、焊接车间等常有出现。
  投射到资本市场来看,在工业机器人产业浪潮席卷下,国内二级市场的并购案例相当频繁。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二级市场上关涉机器人并购类案例就逾30宗,延续了2017年的热度。佛山企业参与了这场盛宴。比如嘉腾引入战略投资者东方精工(002611.SZ)、碧桂园(02007.HK)成立机器人业务子公司等。
  上述浙商证券机械行业分析人士坦言,国内工业机器人大多数部件已日趋成熟,这是一个基本趋势。随着自主品牌工业机器人在核心技术、核心部件上的研发投入加大,从某种程度上也迫使国际的一些垄断性部件供应商降低价格和门槛。

上一篇:北京市唯一的一家装配式建筑
下一篇:拥有19个阅读推广品牌项目